自我增值

目不轉睛

我從小就很愛讀書,自己固然會買想看的書,家裡各種的書刊雜誌也都會看。最不喜歡的,是媽媽那些關於管理學啊,如何自我增值之類的書,一直都覺得看那種書很浪費時間,也從不會去翻翻看。

最近,不知為什麼開始對自我增值的書感了興趣。可能是在找工作的原故,我開始特別注意別人對我的反應。也因為這樣,我買了一本如何與人溝通的書,每天只看一點點。

書裡說,保持肯定的目光是最好的法門。在看這本書之前,我也想過這個問題。我覺得我說話的時候,不常直接看對手的眼睛,這代表我不是一個好的談話對手嗎?談話時目不轉睛地瞪着一個人,真的可行嗎?

斷背的壓力

這一陣子,巴士阿伯的片子在網上大熱。「我有壓力,你有壓力」和「未解決!」成了城中的流行語。再前一陣子,李安的得獎電影也牽起了一股斷背熱,令「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座斷背山」變成所有人的口頭禪。從電台聽到這些笑話,我也想跟在這裡的朋友分享,但是卻找不到知音。

城市

第二: 城市

最近開始看陳冠中的部落格,喜歡他看他描述中國的各個城市,也對他對中國社會的各種觀察感興趣。他說他最愛的是台北,說它是最有人情味的現代中文城市。我也很喜歡台北,覺得它的文化氣色比香港濃厚,也被它那種淡淡的古風吸引着。

我喜歡他筆下的香港。雖然離開了,我感覺到對香港的感情,他還是放不開。他分析近年香港和上海之間的鬥爭很精彩。這一篇令我察覺到香港的各種改變。現在的香港,我這一代的香港,是個金錢第一的世界大都會,而舊的香港,我爸媽那一代的香港,卻可能已在大眾的記憶裏,無影無蹤的消失了。

有趣的幾篇 :

其他的都值得一看。

Pays

N°1 « Pays »

J’ai lu recemment des articles dans Augean Stables, un blog d’un americain qui a écrit aux problèmes socials en France. Dans son blog, il a écrit que, plus en plus, ses amis francais ont realisé que la situation immédiate en France, le violance et les manifestations, c’est possible qu’elle ne va pas passer comme avant. Il a écrit qu’un des ses amis lui a dit, “mais, [les français] nous sommes tétanisés.

L’autour a réfléchi que le sentiment public a bien changé maintenant, au contraste de ce qui s’est passé avant la guerre en Irac. Avant la guerre, en opposition des americains, le sentiment était bien anti-americain en France. Maintenant, après les grandes manifestations contre le comique Danois au Moyen-Orient, des agitations dans les banlieues, la population française realisent que la situation en France n’est pas mieux que celle aux États-Unis.

Hier, j’ai rendu visite à une professeur qui vient de France. Elle m’a dit qu’elle n’a pas peur de ce qui se passe maintenant, et elle va continuer d’avoir confiance au gouvernment. Elle croit que les troubles va cesser en un mois. On se promet qu’on se verra pour verifier sa prédiction.

火事

There was a fire right by my house tonight. I ran out and took photos.

Finally a reason to use Flickr.

http://www.flickr.com/photos/duncanmak/sets/72057594092467743/

今晩11時ぐらい、突然、近所の公園に火事があった。気付いたら、すぐカメラを持て、現場に走っていた。写真をいっぱい撮った。

How to write Chinese

In the past day or two, a couple of people have asked me (in various forms) about how Chinese writing works. The best book to read on this subject is Ramsey’s phenomenal book on the languages in China, the Wikipedia article on Chinese writing isn’t bad either.

This is the first thing to remember: Chinese is not written in an alphabet.

Think about that for a second. What’s the conventional definition for a “word”? Spaces on both sides of a string of letters? That definition isn’t gonna fly in the case of Chinese. We simply don’t write with spaces.
In Chinese writing, each character represents one idea, and combinations of characters can be put together to form bigger word-units. Not being an alphabet, explicit information on how the word is/ should be pronounced is generally not encoded as part of the character.

Here’s an example:

English: I am writing in Chinese.

Chinese: 我在寫中文。

The Chinese sentence consists of 5 characters. 我 means “I”, 在 is the equivalent of “am …-ing”, 寫 is “to write” and 中文 means Chinese (lit. Central writing).

Now a Mandarin speaker would pronunce the sentence one way, and a Cantonese speaker another way.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se characters can be sufficiently different such that the two are not mutually-intelligible.

Of course, it is not only the pronunciation that is different among the dialects. Grammar and word choices can also differ. For example, the way to form the -ing in Cantonese is “… 緊”, so a more natural way to write the sentence above in sentence in “Cantonese” (i.e. with Cantonese grammar) would be「我寫緊中文」.

Many of the words used in the dialects (particularly those that not used in Mandarin) were written with characters that are now obscure or have been phased out. This is because the writing of Chinese has been standardized to be Mandarin Chinese, regardless of which dialect one speaks natively. Hence, even for a native Cantonese speaker (like me), it could be quite challenging to read prose written in “Cantonese”, simply because it is not a usual way to write. There are many ways in use to replace the “lost” characters with modern variants, which makes it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prose written “in dialect” without reading it aloud, for the common technique is to choose a character that sounds similar to the one that’s missing, even though the meaning is not appropriate.

Hope this answers the question once and for all.

雑記

最近、日本語で文章をあまり書いていないから、今回、日本語で書きます。

その1、嫌英語

このサイトを作ったから、アジアの言語でよくポストをする。一番多いのはやはり中国語。できれば、日本語でもっと書きたいけど、ミスがあったとき恥しいので、日本語の文章力は自信がないと思う。

「中国語で書いた部分、全く分かんないもん!」って、アメリカの友人はよく言う。なんので、英語で書きたい事がほとんど無いと思う。ごめんね。

その2、韓流?

韓国映画を気に入った。そのために韓国語の勉強もギリギ始まった。読みやすい教科書をまだ見付かっていないから、進展はたいてい遅いなんです。動詞の活用は分からないと、ハングル文字を勉強する気もない。今まで、普通の挨拶しか何にも言われない。

今の韓国映画は、80年代末の香港映画界の様だと思う。映画をいっぱい作っていて、その映画はほとんど面白く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けど、時々、悪くない作品を見付かられる、意外な良い作品もある。

最近気に入った韓国映画:

今日、「ギット」を見たと、タンゴの曲を聞く気がする。Astor Piazzollaは最高。

その3, 私の友人の友だちは、私の友だち?

この週末、高校の親友を1年ぶりに会った。彼はLAに引っ越したから、ずっと会わなかった、連絡もあまりしなかった。金曜日の夜、俺たちはボシトンのFire + Iceで食事した。一緒に来たの人は彼の彼女。たぶん、初対面だから、少し気まずかった。彼女はいい人そうなんだけど、話はあまり通じられなかった、残念。

そういう時に、ちょっと不思議だな〜と思われる。自分の友だちは彼自身の彼女を紹介する時、「ああ、こいつのタイプはこれだなっ」ということになる。とても似合う場合がもちろんあるけど、カップルっぽくない場合もけっこうあるよね。

找工作

聖誕前夕,突然發現已有8年放寒假時往返香港/波士頓的習摜,將會在我畢業後停止。這也意味着我再不需要隨着學校的周期來編排我一年的時間。

也因為我快要畢業,我也要去找份工作了。

這5年來,我一直都有一份工作。可是到了現在,是公司的資金問題也好,是我自己厭倦了也好,我也再不能只靠這個了。在畢業前,我該搞清楚我未來要做什麼。

可以繼續下去做現在的工作的話,固然很好。但是,這也是一個機會,去嘗試新的工作。

開始的時候,立刻聯想到的都是那些大的網絡公司。在網上找東西的那兩家,賣書的,拍賣的,也都想過。憑着朋友的各種關係,和我自己已有的工作經驗,很有可能可以去面試,碰一碰運氣。

再想,就是別的大電腦企業。在老字號藍色3個字裡,我也試着非正式的去見了一次。

上月,從朋友拿到某金融資訊公司的獵人頭者的電郵地址。20幾歲到紐約工作是很多人的夢想,可是要搬家,還要離開熟悉的地方,去做一些可能會是非常沉悶的工作,這也有它的壓力。對很多人來說,金錢以經足夠彌補其他的不足,但是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想。無論如何,這是我其中一個感興趣的門路。

最新的發現:一個半學術半非盈利的組職。目標是給貧窮國家的孩子做一個只費一百美金的電腦。雖然我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請我,但是我覺得工作上的挑戰性會比單單金錢上的收獲更有意思。

迷上 舒國治

自從由解放北路得知舒國治的新書出版了,我就迷上了他的文字。在這之前我沒聽過他的名字,但是

這是我一個月前寫的字,但遲遲都沒有把它寫完。一個月過了,這篇文章像時效一樣過期了。初寫的時候的那份急切感也走了。舊的文字在電腦裡雖然不變樣,但味道卻像置於室內太久陳舊發霉的餅乾,漸漸變得無味。

ideal.jpg

                         kyoto.jpg

在這一個月,爸爸從香港寄來了舒國治的兩本書。我很快地把它們都看過一遍了。往後還會重看,要細心咀嚼。我最看得起的是他那一份勇氣:在這個年頭,敢用文言般的寫法來寫便條,請朋友替他辦理旅行的事宜,真利害。他的文學收養固然不低,但能交上看得懂這種文筆的人,必定更難。

評周杰倫

辛辛苦苦的在タニアさん的部落格裡寫了一點東西,就姑且把它放在這裡,留個記念。

    我也有聽周杰倫,不是什麼的大Fans,只不過回香港短短幾天,日聽夜聽,到處都在播,最終也聽上癮了。他每張CD都有一兩首會「聽上」的。那幾首往往就是電台播的。
    讀了你這篇後,我就去了找我「聽上」的那首曲。竟然找不到。
    我想這就可能是,在他所有的專輯裡,我最不喜歡的一張吧。
    我跟你一樣,聽音樂聽熟了什麼歌的話,就會不停不停地按repeat
    在最新的周杰倫專輯,我最常聽的是「髪如雪」。范文方的歌詞如常地寫得有點離奇,加上周杰倫一貫的唱法,最後總是覺得搞不清楚他們想說什麼,也會同時開始懷疑自己的中文水平。

嗯,就是這樣。

追記:前一陣子聽了孫燕姿的歌。人家雖然都說林夕的歌詞近年多了濫了粗了,但也會有出乎意料的作品。
眼淚成詩裏的幾句寫得有點韻味:

我的淚水 已經變成雨水早已輪回
讓你再回味 字不醉人人自醉

「 輪回」用得好,「字不醉人人自醉」也寫得漂亮。

以前也可能寫過了,現在的流行曲, 歌詞有時候真的是虛無漂渺, 似玄非玄。其中的表表者,我說是梁詠琪的沉迷: 歌我不是不喜歡,只不過,聽多了,也就自然地開始想起歌詞的內容:

我循著我愛的方向走 轉彎嗎 我迷惑
沒有誰的錯 不等誰開口
你美的讓我失去了自我 我離不開你設的牢籠
天空 也笑我 為愛 沉迷沒有用

第一句我懂,到了第二句,到底為何要開口? 要等指路的人嗎?到了後段,離不開的牢籠還可以,但是,為什麼天空也在笑呢?牢籠設在天上嗎?不是一開始就說迷路了嗎?

大概一年前,迷迷糊糊地為這首歌沉迷了整整一個月。一直搞不懂她在唱什麼,但也還是繼續反覆地聽。最後,受不了,開始聽別的了。

一年後,我還在寫同樣的事,念念不忘。

Testing LJ crosspost